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凤遐名师工作室

珍惜缘分,快乐工作,资源共享,共同成长!!!

 
 
 

日志

 
 

我的学生郑寒阳文章:《我的学习观》,值得一读  

2013-12-16 10:51:20|  分类: 历史教学---李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学习观”,其范围在学习,而落于“观”字。与其对应之概念则为“法”。倘以传统之“道”“术”之辨观之,则“法”为形而下之方法应用,近乎术,“观”为形而上之价值体悟,近乎道。阳明先生格竹七日夜只格出大病一场,历经患难后困于龙场却能悟道“此心光明”,其中“格物致知”便是学习法,“知行合一”则是学习观了。

学习之法人皆有之,虽千差万别,总是大同小异,盖其因教育体制而定,自然以合乎体制目的者为佳,至于有否违背学习之本意或人性之诉求在所不问。故如衡水、黄冈诸“高考名校”之声名鹊起,以至各地多有仿效者,而“高考状元”常见高分低能,此现象实非偶然。其原因看似学习方法之偏差,实乃教育体制之咎。学习观则为每一学习者对此事业之体悟,故不分科目而须以宏观视之,其中观念相左,或有高下之分而绝无正误之别。文天祥言“辛苦遭逢起一经”,大约寒窗十载,各有密辛,倘言一隅之见或可为有心人所体悟,若妄加评判,恐怕就要贻笑方家了。

学习之于我大抵是两个过程,其一为“祛魅”,其二为“树人”。

所谓“祛魅”,即为破除既有之成见。此成见或因己身心智未开而轻信之偏见,或因当权者为巩固统治而行愚民之灌输。此二者却又常常并行。在未经学习时,个体之精神与理性被无知之幕所掩蔽,须借助外界之启蒙方能发扬。然而在威权训政之当下,统治者为保全权势之需要,非但不愿努力解除精神的枷锁,反而易于炮制谎言,营造幻象以图将民众维持于“顺民”的地位。诚然,统治团体本身亦为经济上之理性人,选择最利于统治之政策可以理解。但以应试为目的,教材又往往不尽真实的灌输体系对于人格健全之现代公民之养成殊为不利。虽近十年来改革呼声日高,统治者为民族未来计亦不无改革之诚意,然保守势力与既得利益盘根错节,教改之推动仍然路长修远。

顶层设计之路既然步履维艰,个体欲获得精神与理性之高张便须倚赖自身,即藉由学习自行揭开那无知之幕,获得启蒙,此破除旧见之过程即为“祛魅”,盖幻象消灭乃理性启蒙之先决条件。以历史研究为例,史家曾将历史划分为四维:真实历史,记录历史,传播历史与接受历史。真实之历史已然湮灭,记录之历史又因权力者之介入难免曲隐回护甚至捏造篡改而原貌渐不可考。传播之历史事涉政治分异与价值之争,故无论官方话语或禁书私传,其中多有不尽不实之处,沦为观念斗争之工具。而选择接受历史话语,唯有通过见闻之增长与不同观点之衬照比较,方能趋近真实的残影。而诸门百科,三教九流,皆同此理。

“祛魅”之根本目的则在于培养宽容与理性之精神。譬如面对争议或问题,广纳各方观点并深入思考须先于选择立场与假说,建构于了解与思索基础上的独立判断亦须取代对权威话语之盲目应和。所谓“有容乃大”便是此理。故“祛魅”之为学习之第一阶段,先以新知挑战旧见,通过破除外加之单一话语揭起那无知之幕,次则藉由多种观念之相互冲突论难,培养起学习者之宽容心与理性。如此方为养成现代社会之健全人格提供先决可能。

可能性虽已具备,学习之路仍是任重道远。圣人如曾子犹且每日三省其身,何况区区中人呢?精神之启蒙仅是为前路破开户牖,倘就此裹足,恐怕纵有天纵之资亦难免为仲永之悲也。故祛魅之后便须树人,此即为学习之最高目的与最后终点。

或曰,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古人已有此言,且“树人”之功恐怕更在教育而非学习。诚然,人若非天纵奇才便需经后天教育,便如树苗之需要培植。但如韩文公言,“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而现今之教育能否担当“传道授业解惑”之责?恐未尽然。纵有名师,可将本门类专业之知识技术尽教予学生,亦无非使其成为某专业领域之能者,于其精神之完满恐亦难有大作为。蔡元培先生尝言“大学乃纯粹研究学问之场所,教育追求远效,社会则谋取近功”,而现今社会化之教育在实现文化普及之时亦难免为功利思想所引导。当今中国教育之重智育而轻德育,高等教育重工科实用技术而轻人文社会以及纯理科之理论研究,而研究者确立研究项目追求短效与资金,却惮于坐冷板凳钻故纸堆,以至能经历检验之成果稀少而无用之研究立项多如牛毛,甚至学术腐败问题,其原因大抵在此。至于人人均须强制接受之思想政治课,如马原思修一类,其于精神提升价值几何,恐怕不言自明。

法理有云,当公力救济难能作为时可以自力救济。故当教育层次之“树人”偏向于专业知识的传授,使人成为社会某方面之零部件时,欲求得人格之健全,理性之成熟与精神之完满,便须依靠学习自主求得。然而须树怎样之人,又如何达成效果呢?我以为,人本身既具有社会性,而人的成长实则为社会化之过程,故“树人”之两大维度就在对内求精神之自由圆通,对外则求于社会之益处,其中前者又先于后者。其原因在于,吾辈虽常以做人之最高标准为“社会有用之人”,但若健全人格未能养成,尚无完全自主自治与自决之能力,便被强求牺牲个性以成就众人,此人即被他治,而此种社会强迫无论硬性软性,又或此人对此有无意识,其于个体之独立性而言无异于犯罪。由此观之,“树人”之过程实暗合儒家之语,先得诚意正心,方能修齐治平。至于人格养成之途径,其因人而异处(如有人须严惩重责有人则须循循而教方能有效)恐未可妄言,但就共性而言,则无非增广见闻,勤思笃行一类,虽为老生常谈,但能实行者几希。而我以为,最重要的乃在对某种超越价值之敬畏心与追求心。这种超越价值有各种各样的名号——“神性”或“理性”,“道德法则”抑或“浩然之气”,其核心均在“超越”二字,即为人类永恒敬畏与追寻却又似乎永远无法接近之目标。但是,学习之过程恰恰在于这追寻的过程,又或许此目的并非道路尽头之花园,而正是这道路本身。在这条道路上不懈行走,便如推动巨石之西西弗斯,虽有艰难困阻又或有时劳而无功,但应当想象这是幸福的,因“树人”之漫长过程使得“学习”成为一项伟大的事业。

由祛魅至树人,学习之过程便在某一个体之精神不断圆满,理性不断成熟与人格不断健全之过程,而这一过程之推动则需破除偏见,养成理性,树立敬畏与追求。此即为我的学习观。这条道路或许步履维艰,但我仍当奋然前行;这重负或许沉重不堪,但我仍将一肩担起。恰如千年前投江的诗人所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后记:这篇文章或许把“学习”不甚恰当地抬高到了近乎“神圣”的地位,甚至我本人重读的时候仍有种怪异的感觉。倘若学习真是如此神圣,那么如你我这般普通人有谁能真正成为“学习者”呢?但我又觉得,思索的目的之一便在从日常生活中看见高尚与美,就像古希腊哲人看见水火或星空便会思考宇宙与人的终极。我们虽然无法与之相比,但这种思维方式(姑且名之为超越思维吧)对于个体境界的提升,大概是有些好处的。正如超越价值的真正意义并不在求得,而恰在这不断追求的过程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